影视歌曲歌词创作浅论

 影视歌曲歌词     |      2021-04-02 11:12

  影视歌曲是一门综合艺术,它不仅要反映影视内容与思想,并且融语言与音乐于一体。许多影视节目为了增强它本身的艺术魅力和宣传效应,特别注重其歌曲的制作。与一般歌曲一样,影视歌曲也是旋律与歌词构成的统一体,但其歌词却是它的灵魂。因为一般来说,旋律对意义的传达是间接的、隐性的。较之而言,歌词则能更为直接地提供审美意象,并且歌词是影视歌曲中传达情感的重要媒介,它以最直观、最显易的方式呈示审美意象和审美情感,也即是说歌词在影视歌曲中占有更显赫的地位,它对剧情的反映更为直观鲜明。所以词作者在进行影视歌曲歌词创作的时候,就要从影视剧的题旨与它所表现的思想情感和歌词的艺术媒介——语言上着手。笔者拟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谈谈对影视歌曲歌词创作的浅见。

  每部电影或电视剧,无论长短,都有自己的主旨,那么其歌词就应当为其主旨服务,要与剧情相得益彰。但是,一首好的歌词必定是既源于剧旨又突破剧旨的。如果影视歌曲歌词只将它所要表现的内容及情感限定在这部电影或者电视剧本身所讲的故事上,那么其内涵就会大打折扣。因为对于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来说,影视歌曲的歌词不是其剧情的翻版,而是其剧旨的补充和升华。那么,要想影视歌曲歌词获得一定的内涵,创作者就要赋予歌词生命的意趣。我们都知道,艺术来源于生命,而真实的生命到处存在着,它更存在于我们的生活里,在我们的心上。“人的心是一个乐器,正蕴含着伟大的音乐,它沉睡着,但它就在那儿。等待着被撞击,被表现,被歌唱,被舞蹈的那份感情。那个时刻,如果你内在的音乐开始流动,突然间,你感到自己处在一个深沉的和声中,你变成了一个秩序井然的宇宙。于是生命便开始出现了一个新的品质,欢欣鼓舞的品质”(印度哲学家奥修语)可见,生命与音乐与词是多么的血脉相连。因此创作者如果能在歌词中融入自己对生命的体验,赋予歌词生命意趣,那么就能使歌词产生生命的活力与愉悦的审美效果,从而打动自己也打动听众。曾获得多项大奖的电影《滚滚红尘》的主题曲《滚滚红尘》(罗大佑作词作曲)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

  “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世的我/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终生的所有/也不惜获取刹那阴阳的交流/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

  “本应属于你的心/它依然护紧我胸口/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于是不愿走的你/要告别已不见的我/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于是不愿走的你/要告别已不见的我/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滚滚红尘里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从这首歌词中可看出,作者是融入了自己对于生命和人生的深切感慨与关怀在里面的,尤其是那几句“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于是不愿走的你/要告别已不见的我”,与男女主人公凄美的爱情是多么相吻合啊!寥寥数语,不仅生动地概括了这部影片的内容和情节,又引起人们对于人世悲欢离合的沧桑之感:“数十载的人世游”是何其短暂!而“生命匆匆”却又是那样令人为之叹惋!正因为生命是那样美好却又如此短暂,而“人们对于美好事物的审美意趣,常常会源于对逝去的往事无法割舍的频频回首中,正是这种身不由已的回首,往往能够让人们寻求到深藏于内心深处的审美心理积淀”[1]。所以,《滚滚红尘》中所流淌的生命意蕴,使观众为之动情,同时也是这首歌成为影视歌曲中的经典之作的原因之所在。

  诚然,每部电影或电视剧都有不同的剧旨,但不论它们的剧情有怎样的不同,其歌词也都是一个生命的有机体,应当融进创作者自己的生命体验,那么不同的体验与不同的震颤下所创作的歌词也风格迥异。

  一般说来,影视作品比起其他文学作品具有更强的画面可感性。而其歌曲要很好地为剧情服务,它的语言就必须富有艺术魅力,这样才有吸引力。也即是说,影视歌曲歌词必须以具体可感的语言来表情达意,使之形成听觉与视觉上的双重美感,达到锦上添花的效果。影视歌曲歌词的艺术性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其一是生动形象。影视歌曲歌词的艺术特性之一就表现在其鲜明的形象感上。所以,影视歌曲歌词无论是写人、叙事还是抒怀都要描绘得生动形象、具体可感。如果影视歌曲要描绘剧中主要人物,就要使所写之人形象生动,具体可感。例如,电视剧《一代女皇武则天》中的歌曲《一代女皇》:

  “蛾眉耸参天/丰颊满光华/气宇非凡是慧根/唐朝女皇武则天/美冠六宫粉黛/身系三千宠爱/善于计谋城府深/万丈雄心难为尼/君临天下威风凛凛/憔悴心事有谁知怜/问情何寄泪湿石榴裙/看朱成碧失情失意/纵横天下二十年/世功名利任凭添/两面评价在人间/女中豪杰武则天”

  这样寥寥几笔,就把武则天风华绝代、城府颇深而又雄心万丈,历经波折最终君临天下却留得历史上两面评价的一代女皇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这样的歌曲配上荧屏画面,就起到了强化人物形象的作用。

  其实许多影视歌曲都是用来抒怀,因为抒情性的语言几乎是每首影视歌曲必不可少的,并且喜怒哀乐等各种各样的情感都可以在歌曲中抒发出来,但它必须是真情实感的流露,这样才能感动人。如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的歌曲《世上只有妈妈好》,尽管其歌词非常简单,然而却十分真挚、深情:“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它将儿子对母亲的怀念与母爱的渴望,表现得情真意切,感人肺腑。正因为至情,所以这首歌至今令人难忘。而每当我们听到这首歌,必定会随之回想起曾经感动过无数人的那部电影及其故事情节。

  由此可见,生动形象的歌词语言可以使影视歌曲更好地与影视画面相融合,并且使观众获得更多的艺术享受。

  其二是优美和谐。影视歌曲歌词的艺术性还体现在其意境的优美和音韵的和谐上。从广义上来说,歌词是诗的一种,它与诗的关系极为密切,可谓是同源异流。所以,它也应该像诗一样,要讲究韵味,并追求诗的意境。即是说词作者也要在歌词的结构、节奏、韵律等方面下功夫,以期做到优美和谐。如电影《风云雄霸天下》中的插曲《虫儿飞》正体现了这种美感: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歌词中选取了天空、繁星、萤火虫、玫瑰花、冷风、人这几个相对静止的意象,营造出一种和谐宁静的氛围。然而,这并不是静止的,因为它显示出了动态美:天上的繁星在闪耀、萤火虫在飞舞、玫瑰花在摇曳、冷风在吹,还有地上的人正在思念……这一切构筑了一个尽管有点感伤但却美妙无比的境界。不仅如此,整首歌词形体短小,音节匀称整齐,韵脚押韵和谐,充满了诗的韵味,意境也比较优美。

  此外,影视歌曲歌词的优美和谐还表现在语气词、衬词、叠音词以及起兴、比拟、联想等手法的运用上。如电视剧《西游记》中的插曲《天竺少女》为许多歌众所喜爱,除了有优美的旋律外,还在于其歌词所具有的艺术魅力:

  “噢……沙里瓦,噢……沙里瓦/嗬……哈……嗬……哈……嗬……哈/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是那圆圆的明月,明月/是那潺潺的山泉,是那潺潺的山泉/是那潺潺的山泉,山泉/我像那戴着露珠的花瓣,花瓣/甜甜地把你把你依恋,依恋/噢……沙噢沙噢沙里瓦沙里瓦/噢……沙噢沙噢沙里瓦沙里瓦”

  “噢……沙里瓦,噢……沙里瓦/嗬……哈……嗬……哈……嗬……哈/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是那的璀璨的星光,星光/是那明媚的蓝天,是那明媚的蓝天/是那明媚的蓝天,蓝天/我愿用那充满着纯情的心愿/深深的把你把你爱怜,爱怜/噢……沙噢沙噢沙里瓦沙里瓦/噢……沙噢沙噢沙里瓦沙里瓦/噢……沙噢沙噢沙里瓦沙里瓦/噢……沙噢沙噢沙里瓦沙里瓦/沙里瓦!”

  这里为了表现天竺国公主(兔子精变身而成)对唐僧的爱恋之情,在歌词的开头与结尾处用了一连串的语气词、衬词、叠用词还有短语的重叠形式,不仅协调了音节,整齐了句式,延伸了情绪,造成了一种“音乐性姿势”(布拉克墨尔把语言的姿势效果称为“音乐性姿势”),并且把纯情少女那种对异性的爱慕表现得淋漓尽致。此外,这首词还运用了比拟与联想的手法,它将“天竺少女”比喻成“戴着露珠的花瓣”,将恋人的到来想象成是大自然的馈赠:明月、山泉、星光与蓝天成全了她的恋情。由此可见,在歌词创作中,巧妙地运用一些现代诗的技巧,同时渗入现代人的情感,融入流行歌曲的感觉,可以使歌词增添诗的意境与美感。

  再如,电视剧《上错花轿嫁对郎》的片尾曲《烟雨唱扬州》的歌词也有着同样的美感:

  “风吹云动天不动,水推船移岸不移/刀切莲藕丝不断,山高水远情不离/雨绵绵情依依,多少故事在心里/五月烟雨蒙蒙唱扬州/百年巧合话惊奇”

  “善恶皆会得报应,祸福自然有天理/姻缘桩桩似线牵,万事悠悠当自立/雨绵绵情依依,多少故事在心里/五月烟雨蒙蒙唱扬州/百年巧合话惊奇”

  这首词最大的特色是在开头运用了起兴与对偶的手法,再加上文字优美、词尾押韵和谐,这就使词本身具有了诗的特质,也即具有了诗的含蓄美、音韵美与意境美。

  尽管歌词与诗的关系非常密切,它的艺术性也离不开语言的文学表现力,但它终究是歌曲的组成部分之一,所以歌词的艺术性的关键还是在于能否顺利地质变为音乐语言。M·C·泰弟斯考对于能使诗句变成歌词的基本艺术原理,做了简洁的论述:

  “诗必须有一个‘有表现力的内核’,它应该表达一种‘灵魂的状态’……它应该用一个完整、简洁、清晰、和谐然而没有过多文字的形式来表达这个‘内核’。它应该给音乐留有一定的‘地盘’。”[2](178-179)

  “每一首准备谱曲的诗,首先必须有一个有表现力的内核——它可以由一个或几个基本要素构成——一个能为诗本身提供基调的核心,就是这个基调,这些因素才是人们必须探究,必须通过类似的‘符号的’音乐方式来表达的东西。”[3](179)

  因此,词作者在创作歌词的时候,还要考虑将歌词与音乐相统一的问题,他所创作的歌词“必须传达一个可以谱写的思想,提供某种感情基调和联系线索、以此来激发音乐家的想象力”[4](174)。那么影视歌曲歌词的创作也应如此。当然,影视歌曲词作者还应使其歌词创作符合剧情的需要。

  [1] 晨枫.新中国五十年的歌词创作(十九)——生机勃勃的影视、音像歌词创作队伍[J].中小学音乐教育.2006(7).

  [2][3][4][美] 苏珊·朗格.情感与形式[M].刘大基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