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单跌八成,团长出走,用户流失,社区团购遇冷

 行业资讯     |      2021-07-20 08:25

编辑导读:去年社区团购的“火”烧遍了大大小小的城市,甚至一些四线小城市。互联网巨头们加大了投入,想要在市场上获得更多的份额。然而,在烧钱大战之后,社区团购的发展也呈现出一些下滑。本文作者对此进行了分析,并与大家分享。

烧钱大战后,社区团购平复,单位体量下降,不少团领导收入锐减,用户流失严重。《商业观察家》显示,部分社区团购平台区域供应商订单环比下降70%。

《财经故事荟》记者前往人群最密集的社区团购平台郑州市场——,这成为阿里接连入市后拓展社区团购的第一站。

玩家数量增加后,郑州市场的社区团购相当冷清。一方面,一大早赶上的社区团购平台,因为产品质量不稳定、补贴减少、佣金率下降,面临着团队负责人离职、用户流失的尴尬。但是,盒马集市作为后来者,目前并不是从后面来的。

一是订单锐减,收入下降80%,团队负责人心灰意冷

手握800多名团员,现在收入一落千丈,团里的老团长不想干了。

35岁的闫妍慷慨而雄辩。2018年底,他在郑州经济开发区一个有5645名常住居民的社区附近开了一家JD.COM便利店。月租金6500元,店铺月均收入2万元。没有成本很难维持运营。

为此,他扩大了两个微信群,让客户上线,一个群有500人,两个群有350多人,群活跃度很高。

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社区团购爆发,新一线城市郑州也迎来热潮。2020年6月,闫妍正式加入社区团购,开始做景气优化,后来成为了几个社区团购平台的负责人。

闫妍把做社区团购最大的优势总结为“拥有优质群体”,充分体现了下沉市场熟人的社会属性。

他先后运营了美团优选、京西拼拼、兴盛优选、橙心优选、淘宝购物、石慧集团等多个社区团购平台。群内用户大多有长期跟团的经历,信任度高,跟进量大。

在2020年社区团购最火热的8月和9月,闫妍的月佣金高达1万到2万元。这一成就在周围数百位领导者中名列前茅。

2021年4月7日,闫妍在自己管理的微信群里通知群友,不再负责淘宝杂货购物和十社群的售后。原因是这两个平台的退货流程繁琐,退货周期长。更重要的是,这两个平台的佣金从10%左右降到了2%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