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自媒体“浮世绘”:乡村文化传播的空间转场与话语建构

 行业资讯     |      2021-07-19 23:04

如今,媒体对农民的发展不仅仅是农民主动参与、学习和调整的过程,从而实现文化自觉,更重要的是从农村社会内部激活农村文化资源和活力。

黄河沿岸,甘肃、兰州民间灶火习俗中的太平鼓在视频中悄然震动;在河南,“中国画老虎第一村”王公庄村,300多人通过短视频直播卖画;在山东,20岁的淄博农民李先鹏在1400度炉前做玻璃的视频走红,“网上收学生”。

长江沿岸,四川藏族女孩被卓妈迷住,带着女儿挖虫草采松蘑,成为登上央视的“农民网上名人”;江西农民蒋金春扮成“鲁”,展示乡村原生态文化,带领村民销售农产品;在江苏省海头镇的“海鲜村”,村民们每天上传出海捕鱼等视频,在Aauto faster上一年获得165亿点击量。

江西农民蒋金春用手机直播了山货采摘制作的全过程

2016年,前央视记者、传媒总编辑、全国人大新闻学院博士生刘楠关注并走进这个伤痕累累破土而出的村庄。2017年,刘楠在全媒体学校推出了文章《女博士记者的乡村笔记:告别悲情叙事,中国村庄正经历觉醒与重构》。我们看到乡村逐渐摆脱了悲剧叙事,开始有了自我发展的缝合力。

在本期中,全媒体学派再次对刘楠做出了特殊的贡献,将目光转向新媒体生态下的本土文化,关注来自媒体的农民大众化背后的话语重构。

新媒体生态冲击本土文化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构建了新的信息环境,这也挑战了大众传媒只将社会资源分配给少数精英群体的模式。新的信息生产方式开启了向普通人分配社会资源的历史。正如吉登斯所说,信息技术不仅改变了人们相互交流的方式,也改变了整个社会的组织方式。

尤其是媒体资源配置的“去中心化”,打破了从中心到边缘的传播结构,底层社会群体开启了个体叙事重构的时代。

2019年8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我国网民数量为8.54亿,互联网普及率为61.2%。其中,农村网民人数2.25亿,较2018年底增加305万。

如今,随着内容生产、传播和消费的发展,中国庞大的农民已经进入视频行业的内容消费和视觉生产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