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歌曲越恶俗越流行 具有淫秽色情等六大特点

 网络歌曲歌词     |      2021-04-20 12:39

  “有一首说唱歌叫《放屁》,演唱时发出8遍‘因为他在放屁’的吼叫,实在恶俗!”著名音乐家、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徐沛东神态严肃。

  针对目前网络歌曲恶俗之风的蔓延趋势,中国音协与中国艺术报日前联合在京召开“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座谈会。徐沛东、傅庚辰、阎肃、谷建芬、李海鹰、付林、印青、金兆钧等国内音乐界知名人士共聚一堂,“会诊”网络音乐。同时,以阎肃等为代表的在京40位著名词曲作家、歌唱家联名发起《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倡导网络音乐健康发展》倡议书。

  作为传统途径无法进入唱片界而投身网络的无奈之举,网络歌曲为一大批没有条件和平台展示自己作品的作者和歌手指明了道路。2004年,随着《老鼠爱大米》等一批歌曲在网上的走红,网络歌曲成为一个令人瞩目的现象,但恶俗的问题也随之而来。

  “淫言秽语、宣传色情,辱骂攻击、歪唱恶搞,矫情做作、无病呻吟,佶屈聱牙、语无伦次,东拼西凑、废话连篇,哗众取宠、庸俗无聊”,被归纳为恶俗网络歌曲的六大特点。

  《武汉粗口》中一男一女时说时唱,对有“武汉味”的骂人脏话大加发挥十分下流。篡改经典歌曲进行恶搞歪唱也非常流行,如《月亮代表我的心》被改为“你问我钞票有多少,我背景好不好?我的心不移,我的爱不变,存折代表我的心……”,《吉祥三宝》则出现了“小偷版”等20多个歪唱版本。

  再比如,《你的妈是我的丈母娘》、《我是你老公》这些网络歌曲废话连篇,可居然被网民投票选为“十大网络流行用语”。而像《不怕不怕》、《东北人不是黑社会》的歌词逻辑混乱、东拉西扯,《喜唰唰》的歌词“嗯冷啊冷,嗯疼啊疼,嗯哼啊哼,我的心,哦,嗯等啊等,嗯梦啊梦,嗯疯啊疯”更是让人不知所云。

  “还有一些网络歌曲以‘原创’为名把老百姓日常生活的吃、喝、拉、撒全写入歌词,如《坐在马桶抽烟喝茶》,还有些歌词煽动赤裸裸的金钱欲望,灌输享乐主义,如《我爱人民币》、《等咱有钱了》。”徐沛东说,“恶俗网络歌曲会误导网络音乐的发展方向,更会降低流行音乐的品质。”

  77岁的著名词作家阎肃对目前网络歌曲恶俗之风表示特别担忧。“像《那一夜》这样低俗、没文化的网络歌曲,就是在西方也很少见。这些低俗的歌曲简直是对音乐、对人心灵的一种亵渎和糟蹋。”歌手杨坤也曾经气愤地表示,网络歌手是“牛鬼蛇神”,网络歌曲“让内地流行音乐倒退了十五年”、“残害了下一代”。

  在众专家看来,网络时代,流行音乐的门槛逐步降低,为低素质、急功近利的创作者和歌手大开方便之门,他们通过博客、网络音乐、无线音乐等方式,千方百计走低俗无聊、自我炒作的路子,“只要能吸引人,哪怕再色情、再露骨的歌词都敢写敢唱”,与此同时,某些音乐网站唯利是图,扭曲歌曲的衡量标准,恶意炒作网络歌曲排行榜,煽动听众非理性、低层次的需求。

  帮助这些网络歌曲快速流行的,还有手机彩铃下载业务的兴起,这些歌曲以彩铃为依托,迅速传播。“网络歌曲里歌手是谁并不重要,只要有一两句旋律得以在网络或彩铃上反复播放,歌曲的传播效应迅速提升”。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音乐系主任曾遂今说,网络音乐传播以点击率或下载率高为荣,点击率和下载率可以直接转换成财富,这是网络歌曲走向恶俗最大的根源。

  还有一些专家认为,恶俗网络歌曲流行主要是“年轻人觉得好玩,能宣泄情感”。著名军旅作曲家印青说,他学音乐的女儿就认为恶俗网络歌曲“娱乐、好玩,可以宣泄感情”,“在浮躁心态作用下,年轻人有互相攀比的心理,你俗,我比你更俗,你搞笑,我比你更搞笑”。

  中国流行音乐协会秘书长、音乐评论家金兆钧认为,网络歌曲恶俗之风的产生有社会基础。“近30年来,歌曲恶俗之风被明确定位的有两三次,往往发生在社会思想变动比较激烈的时期,年轻人价值观受到某种冲击时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同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蔓延,还涉及青少年教育问题。金兆钧认为,现在的孩子早熟,他们是网络音乐的主动购买者和消费者,音乐界用“堵”的方式是挡不住的。因此,网络歌曲恶俗之风蔓延不仅是音乐人的问题,更具有某种社会原因,包括歌曲创作者的创作心态、青少年的接受心态。

  在本次座谈会上,以阎肃等为代表的在京40位著名词曲作家、歌唱家联名发起了《抵制网络歌曲恶俗之风,倡导网络音乐健康发展》倡议书。

  倡议书认为,音乐工作者要进一步增强社会责任感,自觉抵御不良内容的侵扰,摈弃低级恶俗之风,推动网络音乐健康发展,努力创作更多适合网络传播的优秀歌曲,用健康向上的歌曲作品占领网络空间,运用各种形式提高青少年的音乐品位和鉴赏能力。

  著名音乐人、词曲作家付林认为,网络歌曲属于通俗音乐,在歌词上又有网络化、娱乐化的语言特征。对于网络歌曲创作,仅仅依靠过去的音乐写作方式是不行的,作曲家要放下架子,靠近通俗音乐,谱出曲调,歌词则可以吸引年轻人来写。

  印青说,抵制恶俗网络歌曲的关键是词曲作家要拿得出好作品。同时,建议在网站上开设网络音乐乐评栏目,对网络歌曲加强评论,让公众共同参与。

  金兆钧建议,音乐界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搞活动激励创作,比如组织网络歌曲创作大赛,就可以把年轻一代人的创作兴趣调动起来,对他们的创作进行评判,再通过媒体传播出去,肯定会有效抵制那些不健康的歌曲。

  据悉,为了引导网络歌曲健康发展,中国音乐家协会明年将举办网络歌曲大赛,目的是用优质的作品占领网络阵地,让低俗、恶俗网络歌曲没有生存空间。 (文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