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金四大贝勒之首代善简介资料

 学习     |      2021-11-20 10:16

爱新觉罗戴珊(1583年8月19日-1648年11月25日),满洲正红旗人。清朝宗室大臣,清太祖努尔哈赤的次子,母亲是大福晋佟佳氏。

天命元年(1616年),封和硕为贝勒,参与国家大事,居四贝勒之首,序中称之为大贝勒。戴山父子在满洲领衔两面红旗(红旗和镶嵌红旗),在征伐女真、蒙古、明朝各部的过程中屡立战功。他因英勇战斗而被授予“古英巴图鲁”的称号。努尔哈赤死后,在戴珊的主持下,朱贝勒拥护皇太极继承汗位。天聪九年(1635年),皇太极斥其藐视国君,贪财犯法,坑人。崇德元年(1636年),授予和硕里亲王爵位,为世袭。第二年,清太宗斥责他“目无规矩,轻法,渐闲于家,不问政务”。皇太极在位末期,因身居高位而郁郁寡欢。崇德八年(1643年),皇太极死后,为了消除内乱,皇太极的第九个儿子福临由戴珊登基。

顺治五年(1648年),他因病在北京去世,享年六十六岁。他被授予了一个祭品,一个纪念物和一个纪念物。康熙十年(1671年),我以追求谥号为己任。乾隆十九年(1754年),入盛京王献寺。龙四十三年(1778年),以太庙为号,世袭更替。

人物的一生

少年服从

戴珊和他的弟弟褚英都是清太祖努尔哈赤的原配袁菲和大福晋的第一代佟佳氏所生。戴珊年轻时参加了统一女真的战斗。1599年(万历二十七年),16岁的戴山跟随努尔哈赤第一次征哈达、会法、冶河等国,并授予贝勒兵役。

戴山长期主管国家事务,重金掌管外交事务。1607年(万历三十五年),戴山和他的大哥褚英奉命陪同他们的叔叔舒尔哈齐、费应东、胡尔汉、杨古利等3000人的军队来到法尤城,与东海女真镇法尤镇长塞穆斯的人民见面。他们到达斐济尤城后,在周围收集了大约500个村庄。三贝勒命费英东、胡尔汉引三百人护送。没想到的是,乌拉部贝勒布展泰得知贝勒博克奉命率领一万余人的部队,潜伏在图们江右岸五团崖一带。1607年(万历三十五年),农历二月十九日,他突然冲出来,停在路上。胡尔汉让500斐游城女真的护卫在山上的树门扎营,派出一百名护卫,带领两百名士兵与敌人站在一起。同时,他派人把乌拉部的抢劫案还给三贝勒。

第二天晚上(农历二月二十日),三位贝勒首领赶到。面对军队突袭的严重威胁,楚营和戴山愤怒地告诉全体官兵:“我父亲总是善于征伐,虽然今天他在家,但我们和我们的部队在一起,所以我们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卜占泰曾经被我国俘虏,用铁链捆在脖子上,统治自己的国家免于一死。年轻的时候,卜占泰风平浪静,他的人生从我手中解脱。可以用天道来解释吗?不要把这个士兵当成你的号码。上天会帮助我们国家的力量。我父亲的名字老了,这场战斗会赢的。”虽然这些话很少,但对鼓舞士气有很大的作用。当时建州女真只有三千人,而乌拉部有一万多人。而且他们早有准备,双方实力相差很大。建州的士兵能否突破敌人的包围圈,安全回国是一个大问题,打败对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楚营、戴山的话无疑给了建州极大的鼓舞,建州的将士齐声高喊:“我们愿意努力,就要勇敢地渡河”。戴山和他的兄弟褚英趁机率军爬山,冲进敌营,打败了布扎泰路的一万乌兰兵。两军对峙时,戴山催马向前冲向对方首领博克多,探出左手,一把抓住博克多戴的头盔,在马下猛砍,杀死了博克多的儿子。在这场战斗中,建州女真士兵活捉了常竹父子和他的兄弟胡立布伯勒,斩首三千人,得到了五千匹马和三千副盔甲。李凯旋而归后,因戴山英勇抗敌,努尔哈赤在戴山被封为“谷英八禄”。“顾瑛”是满语的音译,意为“剑柄顶端有钉的帽铁”,巴图鲁在满语中的意思是“勇敢的将军”。英勇,像钢铁一样坚硬,是最好的战士。这个称号,属于清朝,是戴山独有的。可见,努尔哈赤对戴山的勇敢是高度赞扬的。

既有地位又有权力

1612年(万历四十年),戴善、阿敏、满谷泰、皇太极、鄂邑都、费应东等五大臣因受不了执政大哥褚英的谩骂,联名上告努尔哈赤。努尔哈赤非常生气,免去了楚婴的继承人身份,并统治了他(三年后处死)。褚英被罢黜后,戴山是所有士人中年龄最大的,骁勇善战,军事成就突出。他有两面旗,即红旗和红旗。努尔哈赤命大贝勒戴善接管朝政,并说:“百年之后,我年幼的儿子和大福晋将被大哥(指善良)收养。”所以戴珊很厉害。

米乌拉省

1613年正月(万历四十一年),听说卜占泰要囚禁努尔哈赤的两个女儿,迎娶努尔哈赤之前雇佣的叶赫布寨贝勒(叶赫的老女儿)的女儿。努尔哈赤怒不可遏,率领三万大军进攻乌拉。

1613年(万历四十一年),正月十七日,戴山随努尔哈赤前往乌拉,包围乌拉山大城并将其攻克。之后,他继续前进,攻占了果多城,从果多城向埃莫城进军,并在埃莫城定居。乌拉部首领卜占泰率领三万大军,渡过伏尔哈城迎敌。努尔哈赤的下属将领要求出战,努尔哈赤慎重考虑。戴山曰:“吾师远来攻克,欲速胜。一开始我们考虑的是如何把步战台诱出城。现在他的士兵已经到了农村,而不是攻击和杀害他。如果你知道这一点,为什么还要从自己家里喂马、准备盔甲、马鞍、弓箭、剑和枪呢?今天不打,难道不等到卜占泰娶了叶赫老女儿,我们就束手无策了?”于是努尔哈赤下令进攻,距离乌拉步兵一百步远。戴山临阵脱逃,奋起进攻,率军攻破乌拉,攻克乌拉都城。乌拉士兵溃败,戴珊追了一大半。布泰跑到叶城,属于他的所有城市都投降了努尔哈赤,组成了一万个家庭。

霍贝尔

1616年(天授元年),春正月初一,努尔哈赤正式建立后金国,并命名该年为人

与堂弟阿敏、五弟莽古尔泰、八弟皇太极被努尔哈赤封为和硕贝勒,以年龄为序,代善被称为大贝勒。

 

  抚顺之战

  1618年(万历四十六年,后金天命三年)农历四月十三日,后金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誓师反明,率步骑2万向明朝的抚顺发起进攻,代善与其他贝勒大臣随从出征。军队行进了两天忽然天降大雨,努尔哈赤想要返回。代善力主进兵,劝谏说:“我们的军队既然已经进入了明朝的边境,如果因雨回兵,还能与明朝和好吗?军机泄露,后患无穷。虽然下雨,道路泥泞,行走不便,但是,兵士有备雨用具,还是可以继续前进的,而且,正因为这样,敌军可能松懈,哪有冒雨远道跋涉进攻城堡的?因此,利用下雨之机,突然偷袭,犹如自天而降,敌方必然措手不及。”努尔哈赤听从了代善的建议,撤销退兵的决定,下令前进,轻取抚顺,攻克马根单、东州等城堡五百余,获人畜三十万,代善身先士卒,奋勇杀敌,再建大功,获得了征讨明朝的第一个大胜仗。

  萨尔浒之战

  1619年(天命四年)正月初二,努尔哈赤统军进攻叶赫,代善奉汗父之命,率将十六员、兵五千,驻扎在夹哈关,防御明兵。

  1619年(天命四年)农历二月末,明朝辽东经略杨镐率军共约10万,号称20万(一说47万),命兵分四路围剿后金。努尔哈赤得到明军分路来攻的消息之后,命令诸王贝勒和大臣领兵出发向西迎敌。军队正行进的时候,哨探来报告说:“东南方向从清河城那条路上又有明军队兵来了。”代善说:“清河道路狭隘而且崎岖,不利于急行军,我们应当抵御从抚顺来的敌军。”明朝担任主攻的总兵杜松将自己的部队一分为二,以主力驻扎萨尔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