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嫩绿重重看得成》原文翻译赏析

 学习     |      2021-11-20 01:09

绿色看起来很温柔。

小虹影有一个僻静的角落。

架子上蜜蜂吵,杨柳间燕子轻。

春天来了,客人就来了。

当花朵浅浅,酒片清澈。

明朝一杯加贾,送了斜阳月又生。

作者:

范成大(1126-1193),字智能,号石虎居士。汉族,平江(今江苏苏州)吴县人。南宋诗人。史文木。从江西派开始,学习中晚唐诗歌,继承白居易、王坚、张继等新乐府诗人的现实主义精神,最终自成一家。轻松的风格.

翻译:

树木的枝叶早已被树枝掩映,蜿蜒回廊的深栏杆上点缀着一朵朵小红花。花儿已经开了,蜜蜂正争先恐后地采集蜂蜜,发出声响。柳树间,燕子轻快地穿梭。

春天温暖,接近晚春。春天快过去了,人们还在四处游荡。春末花尽,酒饮尽。喝了之后,只会清爽一阵子。醉了一会儿打发一天迎接新的一天,然而,夕阳已去,月亮即将升起,又该如何度过寂寞的夜晚?

注意:

1.帕特里奇:碑文的名字。又称《思佳客》、《醉梅花》、《剪朝霞》、《骊歌一迭》等等。双音五十五字,平韵。或者曲名取自瑛的诗《春游鸡鹿,家在鹧鸪天》。然而,唐、吴代词中却没有这样的语气。曲调始于宋代宋祁的作品。

2.重:指嫩叶在枝头重叠,有绿渐转阴的感觉。

3.卷曲:缠绕的栏杆。

4.t m:又称“T m”和“T m”,俗称“佛心草”,落叶灌木。也是酒名的一种,和颜色也差不多。

5.刻意交付(wnwn):也叫“万夜”。傍晚。

6.流浪:流浪。

7.片刻:片刻。

8.清透:清透清爽。

欣赏:

这是一首关于春天的歌,但不是对春天的一般赞美。在唱出阳春美景的同时,作词人也流露出离家漂泊的感觉。在更深层次上,也包含着对青春的衰老和春天的衰老的嗟叹。

《上阕》的四句七言,很像一首七言绝句,以第一句和韵脚开头。不仅平仄均衡,最后两句的对仗也很工整。范成大是南宋著名诗人。他写了60首绝句《四时田园杂兴》,这“也可以算是中国古代田园诗集”(见钱钟书《宋诗选》中对范成大的介绍)。这首歌《鹧鸪天》的警句就像《田园杂兴》中的绝句,也有意境深远,不强调选词,自然明快,清新明亮的特点。不同的是,这首词的序言摒弃了作者在《田园杂兴》中融合山水画和风俗画的笔法,专注于描绘园中的自然风光,成为一幅独特的山水画。

既然是画,就要运用色彩构图。当使用“多只眼睛都能看到浅绿色”这句话时,“浅绿色”是整幅画的基本颜色。它可以提升春天的形象,唤醒读者对春天的情感。“可见”(“得”作“渐”),也就是说在这方面。当然,只有这第一句不能画,因为只是用底色写的。当第二句“僻静角落的小虹影”出现时,情况完全不同。这句话至少有以下功能:一是构成了整个山水画的框架;第二,有鲜明的色彩对比;三是有一定的景深和层次感。《遥远而幽静的门槛》展开画面,打破了“浅绿色”的单调,增添了曲折幽深的花木立体感。“小虹影”这个词极其重要。这三个字不仅增强了色彩的对比和对比,更重要的是照亮了整篇文章,照亮了画面的每一个角落。画面,变得鲜活;春天的气氛越来越浓。可以说“字字得体,整篇文章增色”。“小”字在整个字里有“大”的作用。“一点点绿色和一点点红色和动人的春天sc

“架子上蜜蜂吵,杨柳间燕子轻”是两个工整的句子,把读者的注意力从“绿”和“红英”上引开,放在蜜蜂和燕子的繁忙场景中。如果一两句话是静止的画面,那么用三四句话,整个画面就是静与动的结合,也叫“茶,俗称“福尔草”,落叶灌木。”蜜蜂吵吵闹闹,意味着花期将至,春天就要过去了,蜜蜂争相采新蜜。“杨柳间燕子轻”很有动感。《蜜蜂闹事》是现场特写:《燕子是光》,这是网上追踪。说明燕子在杨柳间成排地飞来飞去,忙着猎食和喂养吃奶的燕子。上面有四句话,有图片,有作文,有颜色。这是一幅蜜蜂忙着跳燕子的活山水画。毫无疑问,作词人一定为这幅画注入了深厚的情感,这也体现了他的审美情趣和创作思维。然而,繁荣已经过去,美好的时光并不长。春天结束了,诗人造成了伤害自己的感觉。

下去的时候,我把笔一转,开始表达伤害自己的感情。我用了两个短句完整地勾勒了感情的变化。“春运”,春天的天气温暖,但也临近春末,春末从春天本身开始;而“客游”则是来自诗人的主体。离家多年,一个和谐的春日当然可以是过瘾的,也可以是无聊的,但当事情渐渐有了眉目,就会少了一些乐趣,多了一些惆怅。

为了消除春天自残的感觉,诗人面对“残花”,用酒来借酒消愁。时间久了,所以叫“残酒”。喝醉的时候可能会忘记去别的国家旅游,但是喝醉之后还是摆脱不了烦恼。“一杯又买明朝,送了夕阳月再生。面对这种情况,作词人感到无奈,只好再次继续饮酒,希望在醉梦中,能够摆脱这恼人的美好夜晚,迎接新的一天,从而忘记伤春徘徊的感觉。”我生了《夕阳》,以夕阳西下,明月初升收尾,写时光流逝,春意难留,集写景、叙事、抒情于一体。

p>

   此篇虽写伤春自伤之情,抒发客居飘零之感,但有情景交融的画面,有沉着豁达的性情,读起来仍使人感到清新明快,与一般伤春之作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