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莲英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如何客观评价李莲英?

 学习     |      2021-10-07 23:54

李是历史上最著名的宦官之一。他是慈禧太后身边的红人,深受慈禧太后的器重。他也是太监总管。慈禧太后甚至为李打破了宦官只能为四品的限制,破例提拔李为二品,这也让李成为晚清最有权势的宦官。事实上,如果你仔细研究李,你会发现许多有趣的事情。大家可能对李很好奇。他做了什么让慈禧如此看重他?这就是李的伟大之处。

说起历史上的宦官行政,人们充满了愤怒。自皇帝独裁以来,宦官就成为一股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

李是西太后面前最受欢迎的宦官。西太平洋的批评家经常拿李为例,说她以太监为荣,给朝廷带来麻烦。甲午战争失败后,御史台也坚持这一点,骂李狗不如。就连两江总督刘坤一见到太后也直言不讳地指出了这一点。西太平洋之后,她总觉得委屈,说自己从来不以宦官自居,李也从来没有在政治上插过一句话。她为什么要说人们在干预政治?

的确,李没有对任何政务发表评论。他相当低调。他能帮助人,也能帮助别人。宫女和太监都很喜欢他。一个宫女评论说,他和一个梨很像,不好看,但是吃起来很甜。甲午战争前,西太平洋派他陪淳亲王到天津检阅海军。各国外长听说他要来,都想借机拍他马屁,但他一个也没看到。他还亲自为王子洗脚,精神饱满地侍候他。戊戌政变后,西王母与光绪皇帝闹翻,他并没有像外人传言的那样主宰皇帝的生活。相反,他试图做一些补救工作,以便皇帝可以通过。

所以,西太平洋之后,我觉得委屈。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当时的执政党和在野党几乎所有的大臣都争着给李磕头,就连贵族和贵族都是他的兄弟。李还真的聚敛了不少财富,有钱又有钱的王侯。一个既不耍威风也不低调的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机会?

其实只要李在西太平洋一带,他还是可以得到太后的宠爱的。对于下面的人来说,他很有价值。原因很简单。在那个年代,西太平洋是中国的最高统治者,她的喜怒哀乐都有可能利人害人。古语有云,伴君如伴虎。如果能和太后身边的人交朋友,最起码也能摸清太后对某些事情的真实看法,至少以后叫旨的概率更高。按照时间的主旨,自然的好处。在朝堂上,无论是皇帝还是太后都很少透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但当他们回宫休息时,就会不经意间透露出自己对某个人或某件事的真实看法。竞相与李交朋友的人都想要这种“智力”。

当然,李的作用和他在权力圈中的价值远不止于此。西太平洋给人的印象是,他不搞政治,不谈论政治事务。合理地说,正式的演讲可能不可用,但非正式的影响很难说。

李鸿章,张,是一位非常有效的洋务官。虽然他不是科举出身,但他聪明能干,在仕途上总是非常成功。他长期主持首相政府。但戊戌政变后,他被以西太平洋为名处死,被当作谭嗣同等老佛爷最痛恨的人对待。只是因为英国大臣的干预,他才保住了性命,被派往新疆。说实话,戊戌变法期间,有人说张倾向于变法,但当时倾向于变法的人很多,他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说什么出格的话,或者和康、梁有特殊的关系。西太平洋之后,似乎没有

这件事,按照张自己的说法,应该是李所为。出使英国归来,为两宫太后准备了一件礼物,两件超大宝石。一个是祖母绿,一个是红霞,绿的值钱,送给西太后。红得差不多了,到“好老师”东太平洋之后。我给外交部长送礼物,他们必须经过李的手。懂的人一般都要给李准备一份稍微差一点的礼物。但是,张忘记了这个关键环节,没有给李总经理准备任何东西。当然,李很守纪律,礼物还是送到了西太平洋。西太平洋也很开心,他在玩大绿宝石。这时,李说:“他很难理解得这么好。难道我们这里不配红吗?”在这句话中,西太后的脸色变了。

原来清廷虽然可能没那么讲究,但文官的衣服都是用红绿来区分的,嫡妻配红,小妻配绿。后西太平洋是个小妾,跟东太平洋比起来,差了一块,按照民间的说法,就是小老婆,她这一辈子都在担心这个。张把绿宝石送到西太平洋去吻她的屁股,但经过李这样的挑衅,他的屁股被马腿上的子弹活活打死了。从此,张对西太后的仇恨就埋在了心里。西太平洋有人才,但当时没有攻击,但当她找到机会时,她会报复。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张的命其实是在李的口中失去的。

有权力的人,尤其是有独裁权力的人,得罪不起身边的人。很多时候,你不需要他们公开攻击,只要在合适的时候吹吹风,你就会被踢屁股。应该说,专制权力周围有一个非制度性的权力半径,这个半径内的所有人理论上都有资格影响权力。

有时候,是出于情感什么的。

什么原因,有权者会有意把自己的权力转让给某些人。比如明朝皇帝身边的秉笔太监,原本就是伺候皇帝笔墨的小太监,在太监里面,品级都不高。但是,由于皇帝很懒(当然,由于没有宰相,政务也实在太多),自己懒得批奏折,就让秉笔太监代笔。一来二去,太监成了站着的皇帝,享有朱批权,可以力压群臣,自己也就变成了太监的首领,国家实际上的元首。

 

  有的时候,是有权者出于感情,替所喜欢的人出头。连光绪这样可怜的皇帝,有时候也会犯这样的错误,替自己喜欢的妃子办点事。文廷式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翰林,曾经做过光绪帝珍、瑾二妃的老师,而珍妃入宫之后,又深得光绪的喜爱。有传言说光绪二十年翰林大考,文廷式得了第一名,就是走了珍妃的门路。或者说,珍妃利用皇帝对自己的宠爱,替自己的老师撑了一回口袋。传说当时光绪曾经给了考官一个条子,明确告诉他们,文廷式要列一等。因为这个,珍妃后来还受到了西太后的责罚。

  当然,更多的情况下,是处在权力半径之内的人,在有意无意之中影响权力的运作。有的时候,外面的人由于信息不对称,见到里面来的人,只要他妄作威福,多半会乖乖听话,不信也得信。因为,来自权力中心的人,影响权力运作由来已久,为了自保,只能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好些貌似有来头的人出来招摇,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有的被揭穿了,但没被揭穿的,实际上更多。政务,就是这样被影响和左右的。

  自古以来,中国历史上的三大祸患,宦官、女主和外戚专权,虽然历代皇帝都力图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