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普苏斯会战是怎样的?揭秘伊普苏斯会战

 学习     |      2021-10-06 02:13

伊普斯战役是亚历山大大帝死后,后继者时代规模最大的战役。公元前301年,超过15万名士兵直接参与了伊普斯战役。其中,博古的军队拥有多达7万步兵、1万骑兵和75头战象。而联军则投入了6.4万步兵和1.5万骑兵,战象数量达到了惊人的400头。

塞琉古最近与印度月亮王签订了盟约,塞琉古将亚历山大大帝占领的印度领土交给了月亮王,以换取长期的盟约和大量战象的军事援助。对于兵力的部署,博古一世还是选择了最典型的后继军队形式:以方阵为支柱组成中央步兵战线,两翼部署骑兵。博古的右翼由他的儿子德米特里一世领导,他集中了博古的大部分重骑兵,承担了主要的进攻任务。另一方面,博古的左翼以轻骑兵为主,以防守拦网和游击战为主。博古自己坐在中间。博古和他儿子的部署与他们过去十五年在西奈、加比恩和帕莱塔的部署没有什么不同。他们沿用了马其顿军队典型的斜序战术,以重骑兵为核心的优势翼先行进攻,劣势翼进行防御作战。

指挥联军的塞琉古一世对部队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安排。他的骑兵人数占优,但不擅长近战,他们平均分布在两翼,左右两翼由塞琉古的儿子安提阿和色雷斯国王利斯马库斯指挥。步兵战线前方部署与博古相当数量的战象,主力战线后方集中不少于300头战象。这部分战术储备将作为决定性力量。

随着战线的布置,博古发出了行军的信号。德米特里厄斯带头,以右翼重骑兵的冲击拉开了整个战争的帷幕。右翼骑兵的组成还包括刚出生的小牛犊皮拉斯,他和德米特里厄斯的所有下属一起,用全部的勇气和热情猛烈抨击了联盟的左翼。在4000重骑兵的冲击下,联军左翼被击溃,德米特里厄斯兴高采烈地率兵追击。安提科军右翼跟随战败者的脚步,一路追到哈马姆加齐戈山谷,试图消灭前者,使自己远离战场中心。

得知左翼的战局后,塞琉古迅速做出反应,将战象的巨大储备转移到他的左翼填补空缺。这些大象来到哈曼贾斯戈山谷的入口,封住了山谷的出口。在这一点上,双方的中央战线缺少一侧的侧翼掩护。塞琉古还通知右翼的利西马乌斯,从他的指挥下分配了大量的光投射部队,从自己战线的后方穿越战场,到达空无一人的安提科军右翼。

这时,安克一世已经率领主力方阵投入战斗,两翼交战的报告来到了他面前。他的右翼势如破竹,而左翼很好地延缓了敌人的前进。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独眼巨人”继续满意地等待,只需要等到德米特里厄斯的骑兵掉头再次出击,对方的主力方阵就会分崩离析,这场战斗的胜利和整个亚历山大帝国就唾手可得。

然而,战争形势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料。德米特里厄斯的骑兵没有再出现。相反,联军一方的弓箭手出现在烟雾中。这些来自东部省份的轻骑兵迂回到安蒂科方阵的后方,像雨点般用箭射向安蒂科方阵。忙于正面作战的方阵士兵,立刻陷入了混乱和不安。这时,博古已经没有了驱逐骑手的底气,他的部队逐渐崩溃。

这时德米特里厄斯终于判断追击应该结束了,于是转身冲向主战场。然而,他发现数百头战象堵塞了山谷出口,战象的气味甚至使战马无法前进。皮洛士和其他骑兵的英勇在这种情况下不起作用,骑手们被迫下马前进,与分配给他们的步兵一起,试图杀死和驱逐战象。

然而,主战场上战局的发展终于到了临界点,博古的方阵开始投降或逃跑。博古稳定军队士气的努力毫无帮助。最终,在前后两方面的压力下,他的整个战线像退潮一样崩溃了。安克一世没有逃跑,而是留在指挥岗位上重新组织部队,等待儿子的出现直到最后一刻。最终,联军冲向了他。在拒绝了参谋让他离开的请求后,没有穿盔甲的博古被标枪当场射中,军队解体。

直到尘埃落定,德米特里厄斯才冲破战象之墙,但毫无用处。意识到自己的失败,他匆忙收拾残部逃离战场。幸运的是,他的海军依然强大,东地中海对他来说就像一个内湖,所以失败后他可以保持基本的行动自由。此时,博古已经向战场投入了8万人的兵力,德米特里厄斯周围只剩下9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