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赐的声音》收官:从来没有横空出世不过都是厚积薄发

 流行歌曲歌词     |      2021-04-06 18:38

  这是《天赐的金曲》第二季的「天赐金曲」,来自胡彦斌和白举纲演绎《自己》的一段歌词,非常的真诚、纯粹、走心。

  而这个感受,恰也是笔者对这一季《天赐的声音》的感受。这是一档非常诚意、纯粹而走心的音乐节目,在音乐圈内有口皆碑、口耳相传。甚至,我认为尊它为2021年至今在音乐性上最顶级的综艺也并不为过,顶级的阵容、顶级的制作、顶级的音乐作品。

  它是短视频平台上的顶流综艺,整季节目短视频平台播放量破百亿,仅抖音短视频累计播放量100.1亿,累计抖音热搜71个、微视热搜23个;

  它是音乐平台上的顶流综艺,整季节目TME三家平台累计上榜歌曲64首歌曲、累计49首歌曲登录巅峰人气榜;

  它也是一季度全网热度顶流音乐综艺,累计全网热搜933个,累计微博热搜172个,#天赐的声音#微博线万,连续十二期登陆微博综艺音乐日榜TOP1。

  过往,我们常常谈「现象级」,所谓现象,就是一夜爆红、一鸣惊人的意外事件;然而,本文想要传达另外一个更贴近现实的观点——

  从来没有横空出世,不过都是厚积薄发。你所看到的「顶级」,都是「聚沙成塔」罢了。

  包括声音推荐人、音乐合伙人、飞行合伙人、音乐鉴赏团,全季节目共邀请了82位音乐人。而这,不是只追求规模的「人海战术」,而是个顶个都是敢真唱、想真唱、爱真唱的真正意义上的音乐人,比如胡彦斌、张韶涵、胡海泉、陶喆、孟美岐、张信哲、尚雯婕、谭晶、袁娅维、白举纲......鉴于歌手名单太长,只能简单列举一二。

  大规模下,一是让这季《天赐的声音》的歌手类型非常广泛,有说唱的、民谣的、灵魂的、摇滚的,各种不同曲风在天赐舞台上百花齐放、交叉融合;二是歌手来源不拘一格,有卡带时代的、CD时代的、网络时代的,有唱片公司的、选秀出道的、草根成名的,英雄莫问出处,但用音乐一较高下。

  因此,某种意义来说,《天赐的声音2》在一定意义上已经成为中国音乐圈的「武林大会」,因为《天赐的声音》坚持现场真唱、坚持评价真实,这个口碑已然在音乐圈中口口相传,总导演孙竞说,「好的就是好的,不好的就是不好的,这种严肃做音乐的气质,确实吸引了很多志趣相投的、对自己有要求的音乐人,同时吓退了很多不够自信的音乐人」。

  比如公认编曲大魔王的胡彦斌,对自己的编曲也有更高的要求,「我要对合伙人表示抱歉,在时间这么紧的情况下,经常把音乐编曲做得太难;我也要对工作人员表示抱歉,因为我在修改编曲时候,经常一稿一稿的反复修改,改到最后,时间延迟的很久,你们辛苦了,熬夜熬得太多了」;

  比如公认实力唱将的张韶涵,对自己的演唱有更高的要求,「我是近一年才学正统的音乐课,以前觉得就是唱歌嘛,可是后来觉得不行,还是必须要系统化一点。所以,后来我就在不同层面增进自己。我觉得人总是有无止尽的潜力,人生里面没有什么是完美的,但是我们在追求这件事情上,我们追求的是内心对于追求完美这件事情的热情」。

  而这个音乐圈的「武林大会」,就是每年春季在浙江卫视齐聚各路对音乐有自我要求的英雄。今年,是《天赐的声音》第二季,第二季前来赴会的英雄远超第一季,第三季这个规模也许还会再扩大。

  音乐人们凭什么相信《天赐的声音》会成为群英荟萃的圈内盛会?会扎扎实实地做严肃音乐?

  浙江卫视音乐IP史始于14年前,从2007年起的《我爱记歌词》,到2012年起的《中国好声音》,到2016年起的《梦想的声音》,再到2020年起的《天赐的声音》。

  孙竞对笔者说,「我的成长经历,是伴随着浙江卫视音乐节目的成长而成长的。进台之初,也是《我爱记歌词》的第一年,我才开始接触音乐节目,才知道唱歌是什么事儿,乐队是什么事儿,从此,开始一直探索、一直学习。后来,我在《梦想的声音3》做制片人、总导演,也是站在浙江卫视巨人的肩膀上,慢慢自己去攒一些局。做完《梦想的声音》后,开始做《天赐的声音》,也是借了前面节目的力」。

  正是有这样一条音乐节目脉络的传承与沿袭,有了一轮一轮的合作、一次一次的磨合,基于价值观的碰撞、工作理念的融合,浙江卫视才一步一个脚印地开拓出了如今强大的音乐朋友圈——

  截止本季《天赐的声音》,浙江卫视完成了一轮「周林陶王」音乐界「四大天王」的集邮:

  周杰伦参与《中国好声音》、林俊杰坐镇《梦想的声音》、王力宏、陶喆分别在《天赐的声音》第一季、第二季担任常驻音乐合伙人。

  所以,一个负责的节目,不只是对这一个节目本身负责,更是要对这一条节目传承脉络负责,要对的起前人的积淀,要帮的上后人的开拓。

  孙竞说,这个传承,传承的不仅是音乐人脉圈,传承的更是节目创作的态度、理念和文化。

  「我们坚持的东西,一个是音乐,一个是我们对音乐的态度和批评。大家都会觉得,如果我不能把节目做到极致,好像我就对不起这个节目,对不起自己这份职业」,是这种追求极致的创作文化,成就了最顶级的素人音乐节目《中国好声音》、最顶级的星素讨教节目《梦想的声音》,以及最顶级的专业歌手合作节目《天赐的声音》。

  这个极致,放在《天赐的声音》中,就是极致地、无条件地、全情投入地尊重音乐本身。

  尚雯婕会感慨,「很开心能在这样的一个专注于音乐的舞台上,让我能在一年之后又重新有一个舞台,让我重新又沉浸在编曲、制作、唱歌。这两天虽然很累,但是却很享受其中,享受音乐的纯粹」;

  胡彦斌会表白节目组,「我们很幸运,可以在这个舞台上,这么尽情地玩音乐,可以在这里撒野,可以在这里追逐梦想,可以去挑战。」

  这是一个音乐人、乐评人、节目组惺惺相惜、互相成就的舞台,《天赐的声音》仿佛不像综艺节目,而更像业内聚会,所有聊的话题都是关于音乐的话题、关于华语乐坛的未来,因为所有的人都尊重音乐,都希望华语乐坛能够更好。

  因此,《天赐的声音2》之所以能够做出顶级音乐,因为它创造了一个最保护音乐人能够干净的、纯粹的、返璞归真做音乐的环境,没有多余的真人秀,没有假话的夸夸群,音乐人做纯粹的音乐,音乐节目制作人做纯粹的音乐节目。

  比如陶喆和袁娅维合作的《Forever Young》是笔者认为这首歌史上最大魔王的版本;比如胡彦斌和白举纲的《爱情条约》是笔者近几年来最喜欢的一个舞台;尚雯婕和黄霄云的《不鼓自鸣》让重新认识尚雯婕的创作才华。

  这个舞台,是一个严肃音乐的舞台,而不是一个挂着音乐幌子的名利场,所以才能唱出不染杂念的天籁。

  为什么在超过10年时光流转之中,浙江卫视始终都有爆款音乐节目,正是理解此中之道——

  《我爱记歌词》生于流行音乐上升期,因此,把全民K歌娱乐做到极致的它爆了;

  《中国好声音》生于审美需求转型期,因此,满足观众高大上音乐体验的它又爆了。此后,从《中国好声音》到《梦想的声音》再到《天赐的声音》,都是一脉相承,既在满足观众日益增长的音乐审美需求,也在引领观众形成更高的音乐审美能力;

  刚刚上档不久的《为歌而赞》则是生于音乐传播转型期,它创造了一个符合当下短视频音乐审美的音乐新范式、新形态,以前浙江卫视的音乐IP的创新玩的是音乐形式的创新,而到《为歌而赞》玩的是平台融合的创新,电视平台和短视频平台联合在一起做节目,是能极大地提升节目的传播效率的。

  所以,如果说,浙江卫视是一个最懂音乐市场、观众需求的平台,也并不为过。那么,为什么浙江卫视能够抓住音乐时代的每一次机遇期,推出最精准满足市场需求的节目呢?

  因为有不断扩张的音乐界朋友圈,因为有深耕几代的音乐市场理解,所以他们才能精准掌握来自业界、来自市场、来自观众的最新风向,审时度势地完成迭代升级。

  因为浙江卫视本身就在音乐圈子里,他们知道音乐市场发展到哪一步,知道当下音乐态势是什么,问题是什么,大环境是什么。之所以《天赐的声音》主打歌手合作舞台,是跟整个唱片工业发展有关。因为商业模式变化的缘故,歌手与歌手之间的合作机会变得越来越稀缺,观众看到歌手合作表演也越来越稀缺。

  市场稀缺什么平台就做什么,浙江卫视才想通过《天赐的声音》创造这样的合作,既满足优秀歌手之间想要相互交流、相互碰撞的需求,也能让观众一饱眼福。

  非常巧合,笔者统计一番之后,发现参与本季《天赐的声音》的音乐人是82人,合作舞台也是82个,近乎相当于8张专辑,并且几乎每首歌曲都是可以作为主打歌的「大歌」,气势磅礴的,恢宏大气的。

  然而,能够做到「市场稀缺什么平台就做什么」,同样没有横空出世,亦是厚积薄发——

  浙江卫视绝对不是一上来就能做到《天赐的声音》这么高规格体量的,2007年开始做《我爱记歌词》时,还只是用原曲、不改编;2012年《中国好声音》开始挑战改编,但所有改编都由音乐总监主导;2016年《梦想的声音》改编玩得更加极致,让林俊杰、胡彦斌等歌手们主导音乐改编,这样每首音乐改编才能做的更加细致、更加极致。

  有了这一系列的前史,《天赐的声音》才敢接下这个市场需求,才敢攒局让两个成熟的、风格强烈的、有独立表达的歌手们一起合作,才能真正做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化学反应。

  借着这篇文章,笔者想要传递给学界与业界朋友们,一个关于「横空出世」正确的价值观。

  当然也有不靠厚积薄发的横空出世,比如一个天赐的好创意、天赐的好机遇,但是,这种幸运既是小概率的,也是不长久的。

  其实,无论对于一个人也好,还是对于一个平台也罢,我们都期待有那么一个横空出世的高光时刻,然而,在此之前,请你做好厚积薄发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