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语中的族类概念(下)

 歌曲歌词大全     |      2021-10-07 02:22

  Националъное(этническое) менъшинство:在苏联时期及现在的俄罗斯联邦官方层面,实际上并不曾正式使用过“少数民族”这一术语。在俄语情境中,少数民族一般指那些与其主体部分分离、居住在外族环境中的族裔群体。他们根据自称、语言、文化和其他一些民族特点表明其与主体是民族部分的关系,并同居住地命名民族或其他族裔群体分界。如居住在俄罗斯且在境外有其民族国家的德意志人、朝鲜人、波兰人、希腊人、芬兰人、保加利亚人等约30个族群;还有无国家建制的茨冈人、库尔德人、萨米人、东干人、亚述利亚人等。

  实际上,在俄罗斯,“少数民族”概念本身是有条件的,是一个相对意义上的概念。例如,在俄联邦的巴什基尔、布里亚特共和国,俄罗斯族人在数量上是多数,但被命名民族(巴什基尔人和布里亚特人)正式地认定为少数民族。这主要是因为,虽然命名民族在该共和国属人数上的少数,但相对于该共和国在数量上占多数的其他民族,在法律意义上却占有优先地位。

  由于“少数民族”概念有时含有民族不平等的色彩,因此在现在的俄罗斯一般使用“民族群体”或“族裔群体”(族群)的概念,而不使用“少数民族”概念。

  民族群体或简称“族群”Этническая(националъная) группа:族群是指由于迁徙、移民、驱逐、边界变迁等原因,从其族体的核心分离出来生活在外族环境中的部分,如居住在俄罗斯联邦以外的俄罗斯族人,可称作族群。

  与居住地命名民族相比,族群通常是当地的少数,即不是生活在“自己的”国家中。在这种情况下族群与自己族体主体的联系很少,族群的族裔特点会一代一代地逐渐变弱,并可能被与其一起长期居住的民族同化。在经济和社会政治关系上,由于长期的隔离,族群实际上与其主体已没有多少共同的东西。

  民族志群体Этнографические группы:指族体的地方(内部)分支,以口语特别是方言和土语、文化和日常习俗、宗教差别等特征相区别。该类群体与亚族体的主要区别是,“民族志群体”的自称主要用于族体内部的划分,他们没有明确的自我意识,而亚族体有明确的自我意识。如哥萨克群体具有明确的自我意识,他们是俄罗斯族的亚族体,而北方和南方的俄罗斯族人分支,是它的民族志群体。另外,在人口数量、区别性特征等方面,民族志群体与族群很相似,但他们之间也有着明显的差别。族群具有自我意识,民族志群体一般没有自我意识;族群任何时候都生活在外族环境中,而民族志群体一般情况下都生活在与其主体相近的甚至亲缘的环境中。

  民族志群体经常产生于族体的社会-宗教分化,如很早就接受了东正教的科里亚申人,就是鞑靼人的民族志群体。当族体的分布地域发生巨大扩展的情况下,其部分迁移人口因进入到不同的自然环境而可能形成民族志群体,如居住在白海和北冰洋沿岸的俄罗斯族人的后裔,他们以其海洋艺术及作为经验丰富的海上猎人而闻名于世。还有一些民族志群体的产生是被大的外族群体同化的结果,如在地中海沿岸居住的俄罗斯麦谢拉人,他们是土生的芬兰居民被斯拉夫人同化的结果。另外,一些群体所享有的特殊的政治或军事地位及相关政策的实施,都有可能在此基础上形成新的民族志群体。类似上述的民族志群体,几乎在每一个较大的民族中都有存在。

  土著民族Коренные народы:根据国际劳工组织《关于独立国家土著和部落民族的公约》(1989年第169号公约),土著民族是指在其所属国或该国所属某一地区被征服或被殖民地化时,或在其目前的国界被确定之时,即已居住在那里的人口之后裔,并且无论其法律地位如何,他们仍部分或全部地保留了本民族的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制度。

  在苏联和现在的俄联邦各共和国,“土著民族”概念曾被赋予特别的含义,即认为土著民族是那些以民族国家的某种形式实现了自决权的民族即命名民族,而共和国的其他居民被作为“非土著”对待。近些年,上述含义的“土著民族”概念在俄罗斯遭到质疑,因为有学者认为把共和国居民区分为“土著的”和“非土著的”,有意或无意地使居民具有了等级色彩,使“国家性的代表者”被置于其他居民之上。这样的区分有可能导致对“非土著”公民的歧视、人权上的双重标准、政府和管理机构的“土著化”,而所有这一切最终可能会导致族际关系的紧张和冲突。

  在俄联邦官方层面,鉴于区别“土著”与“非土著”的困难,即一个群体应该在某一区域居住多久才能算是“土著民族”?应以什么时间点为界限来区分土著与非土著?卡尔梅克人从17世纪就生活在伏尔加,在这里他们是外地人还是本地人?如果他们是土著,那么把在西伯利亚已居住了几百年之久的俄罗斯人列为非土著是否合理?俄联邦还没有批准国际劳工组织第169号公约,目前在法律中仅确认了土著小民族群体并给予该类群体相应权利的保障。学者们普遍认为,在俄罗斯各共和国居住了数百年之久的俄罗斯族人及其他族群都是土著。

  根据俄罗斯1999年通过的《关于保障土著小民族权利》的联邦法,俄罗斯的“土著小民族”是指居住在其祖辈历史上分布过的区域、保存着传统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主要指从事狩猎业、渔业、海洋业的群体)、人口在5万人以下并自我认为是独立的民族共同体的民族。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第169号公约,土著民族应该在平等的基础上享有国家赋予其他居民的同等的权利和义务。在必要的情况下国家要采取专门的措施保护这些民族的成员及他们的制度、财产、文化和自然环境。独立国家的政府要采取对相应民族的传统和文化负责任的措施,以了解他们的权利和义务,特别是在劳动、经济潜力、教育、卫生保健和社会服务问题上的权利和义务。在制定涉及土著民族利益的法律草案和行政措施时,应该与他们的代表进行协商。如果全国的法律要运用于土著民族时,必须要考虑到他们的习俗和习惯法。

  土著民族有选择自身发展道路的优先权。承认他们的财产和他们传统上所拥有的土地,以及参与管理和使用属于自己土地上自然资源的权利。手工业、农业和村社生产,以及其猎业、渔业、养兽业和采集业等传统生产方式被承认是保存其文化、经济独立性和发展的重要形式。

  “人口较少民族”或简称为“小民族”Малочисленные народы:指人数较少的民族,其人口的发展潜力有限,他们不可能发展成人数众多的民族并建立自己的国家结构。根据俄罗斯的相关规定,属于人口较少民族的族体,他们的人数不超过5万。现在俄联邦政府确认的人口较少民族有60多个,其中42个居住在北方、西伯利亚和远东,总人数超过20万,其他居住在高加索等地区,每个民族的人数从几千人到几万人不等。

  人口较少民族的生产、生活方式多具有特殊性,他们大多从事游牧、半游牧的生产方式。整体而言,人口较少民族以传统手工业、独特的文化、一般没有文字、不发达的族体自我意识、族际接触不发达、低水平的移民流动性及其他特性与其他民族相区别。由于这些特征,人口较少民族需要得到所在国在社会、经济和法律方面的特殊保护。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联邦首次在联邦宪法层面上巩固了对人口较少民族权利的保。